长城抗战

[拼音]:Changcheng Kangzhan

1933年(中华民国二十二年)3月至5月,中国军队在长城的义院口、冷口、喜峰口、古北口等地,抗击侵华日军进攻的作战。

1933年1月1~3日,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,指挥一部兵力攻佔山海关,3月4日陷承德,遂以两个师团、三个旅团和伪靖安军一个军共3万馀人,企图分兵攻佔长城要隘,进一步扩大侵略。中国政府在全国一致要求抗日的压力下,采取了“一面抵抗,一面交涉”的方针,由其军事委员会北平(今北京)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指挥17个军约20万人,企图依讬长城阻止日军进关。日军步兵、骑兵由航空兵、炮兵、坦克兵协同,从三个方向发起进攻。

冷口、滦东方向:3月4日和22日,日军一部两次攻佔冷口,均被守军第32军等部夺回。日军为集中兵力夹击喜峰口和滦河守军,尔后由第6、第8师团配合直逼北平,于4月11日由第6师团长指挥该师团主力和第14、第33混成旅团各一部第三次攻佔冷口。第32军败至迁安后,奉命向通县撤退。5月7日后,第33混成旅团及伪军一部攻佔滦河以东地区,并协同第6师团于5月12日突破滦河防御。守军第57、第53军等部,在海阳镇、石门寨、义院口、界岭口、迁安等地,与日军反覆争夺后,奉命撤至蓟运河西岸,形成对峙。

喜峰口、罗文峪方向:3月9日,日军第14混成旅团先遣队攻佔喜峰口,守军第29军第37师利用夜暗,以大刀队偷袭日军,夺回该口。日军不断增兵攻击,该口附近高地多次易手,第37、第38师经七昼夜激战,全部收复失地。嗣后,日军一部连续进攻第29军罗文峪等阵地,该军的暂2师奋战三昼夜,将日军击退。然而由冷口突入之日军,对第29军形成了前后夹击态势,4月13日该军奉命逐步撤至白河西岸。古北口、兴隆方向:3月9日,日军第 8师团第16旅团进攻古北口。守军第17军第25师等部抗击和反击失利,12日古北口失陷。第25师退守南天门阵地后,由第17军第2师接替防御,与日军对峙。日军第16旅团为策应其他方向作战,不时实施佯攻。4月20日起继续南犯。26日与新加入战斗的第4旅团配合,从两翼夹击南天门及其以南地区的阵地。第17军三个师轮番节节抗击13昼夜,伤亡甚众,5月13日奉命经密云撤至怀柔和顺义以西地区。4月27日,第26军一部包围兴隆县城日军一个大队,攻击三昼夜未克,后遭日军援兵夹击,被迫撤退。5月14日,第26军佔领九松山预备阵地。19日,守军第35军由昌平向怀柔、顺义两地日军反击未奏效,退守该两地以北山区。5月22日,全线守军奉命撤至平津城郊组织防御。日军以第6、第8师团各一部突破宁河、三河防线,陷香河后,进逼通县、牛栏山,对北平形成三面包围态势。25日,何应钦派军使往顺义日军第8师团司令部阵前求和,31日签订丧权辱国的《塘沽协定》,战役结束。此役,中国军队第29军等部英勇作战,赢得全国人民讚扬。然而在南京国民党政府消极方针指导下,丧失了作战主动性,加之分兵把口,互不配合,因而被各个击破,导致失败。

更多信息: 必发娱乐app 日博

admin

Related Posts